当前位置:首页 >> 出版物 >> 简报

 
    首页 * 出版物 * 简报

    高端服务业是现代服务业的核心
    专家建议加快发展我国高端服务业

    日期 2010-11-18   来源:   作者:  【 】   【打印】   【关闭

    第8期
    (总第436期)

      本文提要: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应急研究项目资助下,大连理工大学原毅军教授开展了《加快我国高端服务业发展的政策研究》,分析了国外高端服务业发展状况及我国发展高端服务业的重要意义,探讨了我国高端服务业发展状况及制约因素,据此提出了“十二五”期间加快我国高端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政策建议,供有关部门领导参阅。

      一、国外高端服务业发展状况及我国发展高端服务业的重要意义

      高端服务业是现代服务业中具有较强的外溢效应,能有效带动服务业和制造业升级,提高整体经济竞争力的服务行业(比如研发服务业、信息服务业、金融服务业等)的集合体。在制造业增长放缓过程中高端服务业取得蓬勃发展,逐渐成为服务业发展的“领头羊”。高端服务业的发展程度正逐步成为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综合竞争力和现代化水平的重要标志之一。

      20世纪80年代以来,全球产业结构呈现出从“工业经济”向“服务经济”转型的总趋势。各国都非常重视高端服务业对本国经济的带动作用。受高端制造业兴起、低端服务业饱和、产业结构调整和提高城市化水平的需要、以及在审批、税收、融资等政策扶持因素的影响,发达国家的高端服务业在整个服务业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大,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日益突出。数据表明,美国高端服务行业占GDP的比重已由1999年的16.7%提高至2007年的20.7%,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高端服务业的高增长、高价值特征非常明显。与1998年相比,2007年美国第二、三产业增加值分别增长了14.3%和30.57%,而高端服务业则增长了63.74%。2007年,美国第一、二、三产业的人均增加值分别为9.78万、10.19万和8.55万美元,而高端服务业则高达16.03万美元。

      高端服务业对GDP增长贡献率高。2007年,美国的高端服务行业占GDP的比重为20.7%,GDP增长的一半以上是其贡献的:第二产业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则呈下降趋势,仅为1.3%;第三产业的贡献率呈平稳上升趋势,其贡献已高达95.24%,其中高端服务业的贡献率为54.25%。

      高端服务业是现代服务业的核心,发展高端服务业对我国国民经济具有重要意义。

      第一,发展高端服务业是推动产业升级和结构优化调整的重要动力。“十二五”期间是我国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重要历史时期。发展高端服务业,充分发挥其附加值高和产业带动力强的作用,不仅可以大力支撑制造业向产业链高端攀升,还能有效引领现代服务业的升级发展。

      第二,发展高端服务业是提高城市化发展水平的重要途径。目前我国城市化建设水平偏低,质量不高。高端服务业的发达程度,是衡量城市综合功能和现代化水平的重要标志。发展高端服务业,不仅能提高我国城市化水平,而且有助于完善城市综合功能,提高城市化发展的水平和质量。

      第三,发展高端服务业是解决高素质劳动力就业问题的重要渠道。近年来,我国的高素质劳动力就业问题较为突出,2009年全国高校毕业生平均就业率仅为87%。服务业吸纳就业的能力高于制造业,而高端服务业需要高人力资本投入,对高素质劳动力的就业吸纳能力最强。因此,发展高端服务业,可以有效解决高校毕业生就业问题,对保持社会安定具有重要意义。

      二、我国高端服务业发展状况及制约因素

      与发达国家情况相比,我国高端服务业整体发展水平低、在国民经济中所占比重小;支撑高端服务业发展的微观基础尚不完善。我国高端服务业发展状况是:

      1.增长速度较快,但总量规模较小。“十一五”期间我国高端服务业的年均增长率为22.9%。其中,2007年高端服务业增加值占服务业的比重为25.1%,占GDP的比重仅为10.1%,同期美国这两个指标分别为29.8%和20.7%。

      2.高端服务业内部各行业增长不平衡。金融业增长最为迅速,而与制造业升级密切相关的研发服务业、商务服务业和信息服务业则增长相对迟缓,信息服务业和商务服务业增长速度甚至低于服务业平均水平。

      3.发展无序,与高端制造业在空间上的协同效应不显著。除了高端制造业较为发达的地区(如浙江、北京、天津、上海、深圳)外,一些缺乏制造业基础的城市也提出要发展高端服务业,呈现出无序发展苗头。

      4.开放程度低、竞争力不强。无论是对民营资本还是外国资本,高端服务业都存在较高的进入壁垒,加之行政垄断,严重影响了高端服务业的发展效率和质量,服务企业的竞争优势不强。

      5.市场机制不健全、产业组织发展水平低。高端服务业的市场体系正处于培育期,国内有影响力的高端服务企业数量偏少、规模偏小;整个行业的集中程度不高,竞争也不规范;服务企业的核心业务不突出。

      当前制约我国高端服务业发展的因素主要有:

      1.市场需求不足。高端制造业扩张带来的服务需求是高端服务业发展的前提和基础。制造业长期处在全球价值链低端,导致我国高端服务业发展的市场需求数量少、增长速度缓慢和需求结构不合理,使得高端服务企业缺乏发展和创新的动力,产业发展陷入“发展滞后→需求不足→发展滞后”的恶性循环。2007年我国制造业对高端服务业的中间需求仅占制造业中间需求总量的3.5%,同期美国的这一比例则为8.9%。

      2.高端人才匮乏。高端服务业是典型的知识和人力资本密集型产业,高素质人才是高端服务业发展的灵魂。我国高端服务业人才短缺的现象比较严重。除计算机服务业和研究与试验发展业外,我国高端服务行业研究生及以上学历的就业人员比重不足10%,且大部分行业均低于3%;除软件业外,本科学历的就业人员比重介于15-35%之间。

      3.资金供给不足。从固定资产投资看,2007年我国高端服务业城镇固定资产投资总额为3230.34亿元,仅占第三产业城镇固定资产投资的4.97%,占城镇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2.75%。按企业登记注册类型分,内资、港澳台商投资、外商投资三种类型企业投资于高端服务业的积极性都不高,内资尤为明显。从资金来源看,投入到高端服务业方面国家预算内资金和贷款所占的比重明显偏小。

      4.市场发展滞后。在金融服务、信息服务和研发服务业中,行政性垄断和地区市场壁垒还比较严重,限制了企业的公平进入。在商务服务业中,企业往往与政府有着千丝万缕联系,寻求政府的资金和政策支持成为商业惯例。较低的市场化程度导致整个高端服务业的服务质量低、价格高,也削弱了制造企业服务外包的内在动力。

      5.政策扶持缺少针对性。迄今为止,在国家层面还未制定专门针对高端服务业的发展规划和政策措施,涉及高端服务业的相关政策散落于各类文件中。政策措施分布不均衡,刺激供给的政策较多,刺激需求的政策偏少。主要集中在金融、财政和土地支持政策上,而鼓励服务创新及其相关技术和人才的政策力度不足,针对制度环境的政策需完善。

      三、“十二五”期间加快我国高端服务业发展的政策建议

      1.明确加快高端服务业发展的重点领域。我国作为世界制造大国的产业结构格局决定了高端服务业必须优先发展与制造业密切相关的高端生产性服务业,重点是研发服务业、信息服务业、商务服务业和金融服务业。

      2.构造更具针对性的政策体系。政策着力点应该放在支撑高端服务业发展的微观基础建设。重点是非市场机制的政策创新,包括支持产学研技术联盟、推动服务业与制造业互动发展、改善服务业的市场条件、发挥行业内中介组织的作用、鼓励服务企业通过服务创新和合作提升竞争优势。

      3.完善管理体制。建议由全国服务业发展领导小组牵头,相关部委参加,尽快制定高端服务业发展的“十二五”发展专项规划,制定行业分类及高端服务企业认定标准;确定重点发展领域,设计高端服务业发展的空间布局;梳理现有政策措施,明确各部委的职能分工,提高政策实施效果。

      4.成立促进产学研联盟指导和促进机构。建议政府成立产学研联盟指导和促进机构,牵头组织高校、科研院所和企业进行技术和人才合作。建议政府建立产学研年度峰会制度,搭建产学研合作的公共信息平台,在深圳、上海、南京等地区设立高端服务业产学研联盟示范区。

      5.实施国际化战略,引进人才和技术。抓住发达国家本轮经济衰退的机遇,大力承接高端服务业产业转移,吸引海外人才。鼓励国内高端服务企业承接国际外包,引导有条件的企业进行跨国并购。鼓励专门为高端服务企业提供职业化、专业化技能培训的高端培训机构的发展。

      6.适当财政和税收政策支持。建议成立推动高端服务业科技发展的专项基金。参照高技术制造企业的税收抵扣做法,对高端服务企业的研发投入、技术引进开支给予税收抵免。

      7.充分刺激市场需求。加大政府电子政务建设,积极推进地方政府对高端服务业的采购。推进制造业升级,鼓励制造企业进行服务外包。深化大型制造国有企业组织机构改革,把这类企业对高端服务的内部需求转化为借助市场满足的外部需求。

      8.完善产业政策,推动集聚化发展。在对各地方城市的基础条件进行综合评价基础上,挑选出适合发展高端服务业的地区和城市进行试点,并提供政策优惠。适合发展高端服务业的地方政府根据自身特点和需要,建立高端服务业发展专属园区。




版权所有: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 京ICP备05002826号 文保网安备11010800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