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出版物 >> 情况交流

 
    首页 * 出版物 * 情况交流

    管理科学部2012年国家杰出青年基金、创新研究群体、优秀青年基金评审会在成都召开

    日期 2012-10-08   来源:管理科学部   作者:李若筠  【 】   【打印】   【关闭

    第21期
    (总第627期)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管理科学部日前在成都召开了2012年度国家杰出青年基金、候选创新研究群体、优秀青年基金评审会。基金委员会王杰副主任,郭重庆院士,以及来自海内外各学术领域的20位评审委员,基金委员会计划局、政策局、财务局、人事局、办公室以及监审局的有关人员和管理科学部的全体人员参加了三个类型的项目评审会议。

      本次会议分两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是评审国家杰出青年基金和创新研究群体;第二阶段是评审优秀青年基金。

      会议开幕式由管理科学部副主任高自友教授主持。基金委王杰副主任致辞,他首先代表基金委员会对各位专家百忙中参加评审会并且长期以来对基金工作的支持表示感谢,同时也对西南财经大学的领导、各位老师和同学们为本次会议的成功举办所付出的辛勤劳动表示感谢。他说:基金委员会党组在去年扩大会议上,对于整个科学基金工作做了回顾和展望,提出了科学基金发展面临的4个新挑战,一个是国家财政对于科学基金持续大幅度的投入增长带来的挑战;二是申请量的持续大幅增加对于我们评审管理各方面工作带来的压力;三是整个社会对于科学基金工作、对于基础研究的期望值越来越高带来的挑战;第四个挑战是随着经费投入的增加,关注度的增加以及压力的增加,科学基金工作的职业道德风险也在增加。王主任进一步强调:公正、公平、公开是科学基金的生命线,是基金委以及全体专家共同的责任,这里既有形式上的公正,也有实质性的公正。各位评审专家是代表国家从整个管理科学的未来、管理科学的发展这个大局出发来发现人才,因此如何从大局出发,真正对最有潜力的年青人给予支持,遴选出来,这是各位专家和基金委共同的责任。

      本次会议得到了会议承办方西南财经大学的大力支持,西南财经大学校长张宗益教授向与会代表介绍了西南财经大学的现状,认为对西南财经大学有100多位海归博士和几百位国内年轻博士这样一个以金融背景深厚的学校而言,能够承办这样高层次的评审会将对学校的发展起到很大的激励作用。

      管理科学部常务副主任李一军教授向评审专家详细介绍了今年管理科学部杰青、创新研究群体以及优秀青年基金的申请情况、同行评议和学部主任扩大会议推荐上会答辩人选情况,并对今年的评审要求做了总体说明。

      纪检监察委员会委员,本次会议监督工作组组长岳忠厚同志向专家对会前承诺以及公正性调查做了详细说明和解释。

      今年管理科学部杰出青年基金资助计划7个指标,创新研究群体资助1项,优秀青年基金15个指标,有11位杰出青年基金申请者、2个创新研究候选群体、22个优秀青年基金申请者进行了答辩。在评审会上,答辩人做了认真的报告,评审委员提问十分踊跃,会议经过充分讨论,最终以无记名投票一次性评出了7个杰出青年基金候选人,拟提交基金委专业评审委员会;1个创新研究群体,15个优秀青年基金获得者。

      会议结束前,郭重庆院士做了总结发言,他说:科学基金的使命是寻找科学前沿,寻找科学领袖。经过评审专家们认真负责的评审工作,帮助我们找到了在细分领域里的科学领袖和创新团队,这将在几年以后产生影响。郭院士指出:这次的评出的杰青有几个特征:第一,30多岁的优秀年轻学者较多,出乎意料,是中国管理科学发展的好势头;第二,11个答辩人中只有两个是国外回来博士,其余大都有在海外访问、博士后及工作经历,我国自己培养的博士出去工作后再回来可能对中国实际了解更多一些,这是一个好的成长路径;第三,这次申请人研究的问题普遍是问题导向型,紧紧抓住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挑战,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第四,申请项目的变革性创新表现比过去突出。关于杰出青年基金郭院士进一步强调:我们要研究他们,因为他们对于中国管理科学具有样本意义;我们不仅要给他们称号,还要继续关注他们,严格要求他们,帮助他们,激励他们,让他们更快成长,这对于我们管理科学的发展是非常有意义的。

      对于中国的管理科学发展,郭重庆主任谈了四点看法:第一,作为基金管理人和中国管理学界有影响的专家,要时刻对中国管理科学发展抱有危机感。管理科学是个致用的科学,因此中国的管理科学研究应该直面中国的管理实践,应突出问题意识和问题导向。中国的管理科学用12个字三句话来概括就是:发现规律、解释现象、指导实践。要从现实问题中凝炼科学问题,这样不至于导致最后结果是一摞与实践无关痛痒的论文。现在中国管理科学的理论研究显得太苍白,滞后于中国经济社会转型的实践,没有起到指导作用,“直面中国管理实践”是当今中国管理学界面临的最大挑战。第二,中国传统的管理研究方法及其管理理论将要受到挑战。有人说管理即决策,但决策的手段、工具、方法和过程都在悄悄发生变化,这是一个信息技术引领时代潮流的时代,随着Big Data时代的到来,决策不再是一种经验和直觉,而是基于数据的分析和优化。管理科学与信息技术的联手是必然趋势。第三,我们面临的形势是要摆脱信息泛滥,而同时思想、知识及解决方案贫乏的困境,我们是有史以来获得信息最多的一代人,但信息并没有有效地转化成思想和知识,我们淹没在海量信息中,沉溺于科学计算,而疏于海量数据挖掘、分析、优化、决策的信息服务。今后管理科学的研究方向可能在以下4点:①数据整合。数据决定成败,现在问题是掌握数据不研究,研究数据的没数据。②案例推理。学者不可能在管理第一线替代管理者,学者的长项可能是在对过去的案例分析中找出事物的规律,这可能是今后重要的研究方法。③计算推演。计算实验给管理科学研究开辟一条路,是我们获得一个解决方案的重要手段。④心理行为分析。管理科学研究要联手心理学家、行为学家和生理学家,从心理认知到行为认知、再到生理认知,要有延伸。第四,要改变管理科学需求和管理成果供给双不足的情况。管理科学研究缺少足够的横向需求支持,大多来自强势的纵向导向,研究成果较难应用于实践,基金项目已经成为评价体系的参数,这不是个好现象,程序公正不等于基金管理的全部宗旨,“失去灵魂的卓越不是卓越”,基金的灵魂应该是如何引领、鼓励科学家的创新。

      最后,郭院士进一步指出:中国管理科学研究正处于一个历史的大转折,我们必须反思,我们是不是处在前沿?面临世界的挑战,即国家的需求,中国管理科学正从“照着讲”到结合中国国情的“接着讲”的转变,这一点从这次的杰青和优青评审中看到了这个转变,30多岁的杰青已经开始在一些细分领域有了话语权,通过这一点,我们应该看到青年学者再有3、5年,或5至10年的发展,中国的管理科学研究肯定是一个大的变化。管理本身是一种文化,需要中国管理科学界探讨中国人的哪些文化因素是积极的,哪些是消极的,哪些因素促进了中国经济与社会的变革。要往前沿走、往结合中国特色的方向走,进行一些变革性的创新研究,这是我们基金管理者的期盼。




版权所有: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 京ICP备05002826号 文保网安备11010800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