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出版物 >> 简报

 
    首页 * 出版物 * 简报

    实施应急管理项目 服务国家重大需求

    日期 2018-12-28   来源:   作者:  【 】   【打印】   【关闭

    第6期
    (总495期)

    本文提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以下简称自然科学基金委)按照“鼓励探索,突出原创;聚焦前沿,独辟蹊径;需求牵引,突破瓶颈;共性导向,交叉融通”的资助导向,瞄准国家战略需求布局,聚焦“卡脖子”背后的核心科学问题,围绕防范金融风险、两机专项、集成电路(芯片)研发、中美贸易关系等领域实施一批应急管理项目,推动基础研究更好地服务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

      一、积极推动“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政策研究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要把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着力完善金融安全防线和风险应急处置机制”。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落实中央决策部署,自然科学基金委多次组织中国人民银行、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单位专家分析论证,提出重点关注金融环境、金融体系和金融科技创新三方面,聚焦研究“国内经济政策环境与金融风险防范”“对外开放和国际冲突与金融风险防范”“汇率市场变化、跨境资本流动与金融风险防范”“信贷市场、保险市场风险防范和化解”“金融市场风险防范和化解”“财政政策及地方政府行为金融风险防范和化解”“综合经营与交叉金融工具风险防范和化解研究”等12个重大问题,应急启动“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重点项目群。安排宏观调控经费支持。

      2018年9月21日,自然科学基金委发布《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2018年应急管理项目<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指南》,要求申请人联合1-2家金融行业部门或机构开展联合研究,以真实有效数据为支撑,在科学研究的基础上提出有效应对重大金融风险的对策建议,为我国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提供决策依据和支撑。

      二、大力支持“两机”关键技术攻关

      航空发动机是国之重器,是实现国防现代化、确保国家安全的重大战略装备。自然科学基金委专门赴工信部、中国航发总部和“两机”专项办公室调研,了解中国航空发动机研制过程中存在的瓶颈问题和技术需求,凝练制约我国航空发动机自主研发的基础科学和关键共性问题。经过充分研究论证,自然科学基金委使用宏观调控经费启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研究计划“航空发动机高温材料/先进制造及故障诊断科学基础”,安排资助经费2亿元,资助周期5-8年。该重大研究计划聚焦航空发动机高温材料、先进制造、故障诊断三方面瓶颈问题,与此前启动的“面向发动机的湍流燃烧基础研究”重大研究计划,构成了涉及“两机”问题的合理布局,并强调按预定目标做好与“两机”专项的协调对接,突出学科交叉,强化前瞻部署,探索目标导向类基础研究项目的管理改革,加强目标导向和成果应用衔接,打通创新链和产业链对接通道,充分发挥基础研究对于重大专项工程的引领与保障作用。目前,自然科学基金委已发布该重大研究计划的项目指南,实现了重大研究计划当年立项、当年资助的快速响应。

      三、瞄准集成电路核心技术布局

      集成电路是信息产业的核心和基础,对国家经济安全和国家信息安全等至关重要。自然科学基金委使用宏观调控经费启动重点项目群“集成电路3—5纳米节点器件基础问题研究”,该项目群要求坚持问题导向,强化需求牵引,支持可验证的原型器件与系统研究,推动需求牵引的产学研协同创新,注重交叉融合, 鼓励高校与研究院所等联合申请。该项目群主要解决以下突出科学问题:一是针对传统器件技术功耗难以降低的问题,开展基于带带隧穿导通机制的量子隧穿晶体管、基于铁电材料极化转变的负电容晶体管等新原理器件技术基础研究,以突破玻尔兹曼限制,研发具有更低功耗的信息处理器件。二是针对导致整个芯片系统性能下降和功耗增加的冯·诺依曼体系计算机架构中计算与存储相互分离等“存储墙”问题,研究非冯·诺依曼体系计算架构,突破“存储墙”限制,发展高性能、低功耗非易失存储器件和存储-计算融合的新原理器件。三是针对制约集成电路向高性能、低功耗和集成化方向发展及异质材料体系器件集成时不同材料的多种物理失配问题,研究晶圆级单晶薄膜硅基异质集成等技术,以实现能量有效转换和不同材料体系下的协同匹配。

      四、中国与美国贸易关系研究取得新进展

      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应急管理项目“经济预测及其政策分析”等支持下,中国科学院预测科学中心陈锡康、杨翠红课题组开展加工贸易生产结构异质性研究,提出反映加工贸易投入产出模型和利用贸易增加值衡量一国贸易规模的思想,在国际上产生了广泛影响。课题组经过对中美双边贸易利益关系进行测算和分析认为,中国在与美国的双边贸易中获得利益低于对方。具体如下:

      一是中美双边贸易中中国的加工贸易出口所占比重较高,2017年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有59.2%来自于加工贸易,而外商投资企业是中美贸易顺差的主要创造者,2017年中美贸易中有57.4%由外资企业创造。

      二是以贸易增加值口径核算的中美贸易顺差会大幅下降。中国总体处于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在中美双边货物贸易中美国对中国单位出口的获利远高于中国。2017年中国向美国货物贸易出口的增加值为2858亿美元,从美国进口给美国带来的增加值为1274亿美元,以增加值口径核算的中美贸易顺差为1584亿美元,比总值口径下的中美货物贸易顺差降低了42.6%。

      三是中美贸易为双方带来了大量就业岗位。2017年,中国对美货物出口给我国带来的就业岗位1686万个,占当年出口拉动的总就业岗位的18.5%,2017年美国对中国出口为美国创造的就业岗位达到78.3万个,占当年美国出口拉动的总就业岗位的9.6%。鉴于我国出口产品中劳动密集型产品所占比重较高,而且我国的就业系数(单位产出占用的劳动力数量)高于美方,因此,不管是从总量还是从比例上看,中国对美国出口拉动的就业量均高于美国对中国出口拉动的就业量,这与双边贸易的产品结构和单位产出占用的劳动力密切相关,但美国对中国的出口给本国带来了大量的就业岗位,这对美国意义更为重大。

      四是美国针对中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带来一些负面影响。此举直接减少了中国对美国的出口量,降低了出口对中国经济的拉动作用,进而导致中国对中间投入品的进口需求下降,对给中国提供上游产品的经济体特别是东亚经济体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以美国首轮对中国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为例,将使中国对美国出口下降153亿美元,拉低中国GDP增速约0.08%,拉动的就业岗位减少约58万个。与此同时,也对日本、韩国、美国、澳大利亚和我国台湾地区产生明显经济冲击。在中国出口额下降153亿美元情况下,东南亚经济体受影响最大,日本出口增加值减少约7亿美元,韩国减少5亿美元,台湾地区减少3亿美元,德国均减少5亿美元,美国自身的增加值也会减少5亿美元。中国随后进行对等反制,对从美国进口的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使美国对中国出口下降100亿美元,拉低美国GDP增速约0.04个百分点,拉动的就业岗位减少约5.3万个。




版权所有: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 京ICP备05002826号 文保网安备11010800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