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领国际凝聚态物理学学科发展
——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杰青”群体发展纪实

日期 2014-07-24   来源:   作者:  【 】   【打印】   【关闭

  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简称物理所)是以物理学基础研究与应用基础研究为主的多学科、综合性研究机构,研究方向以凝聚态物理为主,包括凝聚态物理、光学物理、原子分子物理、等离子体物理、软物质物理、凝聚态理论和计算物理等。战略定位是“面向国家战略需求,面向世界科技前沿”,发展目标是“建成国际一流物质科学研究基地”。

  物理所现有超导、磁学、表面物理3个国家重点实验室,光学物理、先进材料与结构分析、纳米物理与器件、极端条件物理、软物质物理、清洁能源前沿研究、凝聚态理论与材料计算7个中科院重点实验室,固态量子信息与计算、微加工实验室3个所级实验室。

  截止2013年底,物理所累计有51人(目前在所34人)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资助。这51位“杰青”当中,绝大多数后续都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重点、重大等基金项目的持续支持,其中有7人作为负责人,22人作为参与人,承担了7项创新研究群体项目,在结题的6项中有3项都获得了3期连续9年的持续资助。

  在“杰青”及后续基金特别是创新研究群体项目的支持下,物理所的51位“杰青”获得者陆续成为相关学科方向的学术带头人。据不完全统计,其中有16位担任过物理所的实验室主任,9位担任过物理所所领导,另有17位杰青先后到国内的高校等机构担任校长、院长、系主任及学科带头人。同样在这些人中,有5人获得了华人物理学会亚洲成就奖、有7人已成为中科院院士,3人获发展中国家科学院(TWAS)物理奖,6人获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以及多项国内外重要奖励。

  他们形成的“杰青”群体,从理论计算到材料制备、物性研究等方面一直引领着国内甚至国际凝聚态物理学科的发展,在铜氧化物高温超导、超强激光、非晶材料、碳材料、磁材料、铁基高温超导、拓扑绝缘体、量子反常霍尔效应等研究方向获得了若干突破性的进展,相关研究成果曾5次入选中国基础科学研究十大新闻,2次入选年度中国科学十大进展,2次(7人)获得求是杰出科技成就集体奖,自2000年以来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以上奖励12项(25人次),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一项(3人次)。

  可以说,“杰青”项目是发掘和培养高素质优秀人才的摇篮,物理所的“杰青”们不但自身成为相关方向的领军人才,其形成的“杰青”群体也对相关学科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

“杰青”风采

  陈小龙,研究员,博导,1999年“杰青”获得者。主要研究方向为新光电功能材料探索及晶体生长。

  “杰青”项目对个人成长的影响非常巨大,对科研人员来说是人生重要的一个环节。我认为“杰青”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人才项目。多年来,受过该项目资助的人中不少当选了院士,做出重大成就,“杰青”项目基本上把当时优秀的青年人才都纳入其中了。“杰青”项目为什么能成功,我想一在于它的评审机制,主要看申请人前面的工作和成绩,“杰青”获资助后的工作主要是自己看好或是自由选择的课题,自由程度高,所以也往往能够取得比较大的成效。此外,这么多年,该项目本着“宁缺毋滥”的精神,基本没有增加资助名额,而是逐步增大资助强度,我认为今后应坚持这一点,强度再加大一些,为那些有发展潜力的年轻人在相对长的时间里创造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甚至可以考虑延长资助年限,使他们可以心无旁骛地做他们喜欢的事情,我相信他们会取得更好的成绩。

  王楠林,研究员,博导,现任极端条件物理重点实验室主任。2000年“杰青”获得者。主要从事强关联电子体系和相关复杂电子材料的红外光学响应及其他物理性质研究。

  “杰青”以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其他资助是我们这些年开展工作的重要支持。在我所在的超导和强关联电子体系领域里,有一批人才得到了“杰青”的支持,这使得国家的这一研究领域有一个持续的强大的人才阵容,当有机会出现的时候,就能做出很好的成绩。在拓扑绝缘体和铁基超导领域,我们都有很强的阵容,这不是某一个人、某一个组的力量,实际上是一大批人分布在这一领域的不同方向,当有机会出现的时候,加上个人的勤奋和努力,做出了很成功很重要的工作。中国的这支队伍现在走在这个领域的国际引领位置。在这个大团队中,起重要作用的很多人都曾经得到过“杰青”的资助,所以从我的角度看,“杰青”是一个非常好的,推动国家科技发展的人才计划。

  王鹏业,研究员,博导,2000年“杰青”获得者。主要从事复杂系统和生物大分子的动力学研究。

  “杰青”对我的科学生涯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改变了我的人生规划。钱不是最主要的,关键是给我很大的鼓励,可以从长远考虑,可以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将来比较有发展前途的研究。在获得“杰青”资助之前,我做光学研究,我还在为很多事情奋斗,比如职称、经费、研究条件等。2000年得到“杰青”,尽管当时钱也不是太多,但是整个改变了我的研究计划。因为我可以从长远考虑了,我一直对交叉学科感兴趣,所以从那时候起就开始从事物理和生物方面的交叉学科研究,一直做到现在。

  成昭华,研究员,博导,2001年“杰青”获得者。主要研究方向为磁性纳米结构与自旋电子学;过渡金属氧化物(单晶、多晶和薄膜)的结构、磁性与电荷、轨道及自旋序;稀土永磁薄膜以及稀土-过渡族化合物的结构、磁性和磁热效应;扫描隧道显微学(包括自旋极化)在磁学及磁性材料中的应用;穆斯堡尔谱学(包括低温强磁场)在磁学及磁性材料中的应用。

  上世纪90年代末我还在加拿大,正在考虑回国,我的导师也在动员我回来,当时我有两个目标:一是能够申请到中科院的“百人计划”,第二是申请到“杰青”。这两个只要能申请到一个就回来。后来我先拿到了“百人计划”,回国后2001年又获得了“杰青”。当时我做的是稀土永磁方面的研究,得到这两笔资助后,一是资助强度比较大,二是比较集中,三是自由度相应比较大,没有严格的预算设置。这对个人来说,工作启动比较容易,对转换研究方向帮助比较大,我就是凭借这些资助,开展了纳米结构方面的研究。说实话,如果没有这两笔资金的支持,我想转换研究方向是很难的。

  李建奇,研究员,博导,2002年“杰青”获得者。主要研究方向为电子显微学方法与结构分析;强关联系统的电荷序,轨道序和结构相变研究;新型多超导体的重要结构问题研究。

  “杰青”是一个人才项目,必然有其特殊性,它对于年轻的科研人员,不管是从国外回来的,还是本土成长起来的,在工作启动和发展布局方面起到的作用都非常大。像我所从事的超导研究,一般都需要3—5年时间形成自己的研究团队。我认为“杰青”项目可以借鉴德国马普学会的资助办法,如果人才有特别好的研究课题,一时没有经费,可以适当延长资助时间。我还认为“杰青”的资助人数不必增长,但一定要增加资助强度,现在经济发展了,物价上涨了,科研成本也随之提高,科研经费也应该随之增长。

  魏志义,研究员,博导,2002年“杰青”获得者。主要从事超短脉冲激光技术与应用研究。

  “杰青”经过20年的实施,已发展成为一个很有品牌的项目。就我个人而言,“杰青”对我的研究生涯有3方面的帮助:

  一是提升了信心。物理所是以凝聚态物理研究为最主要方向的国际知名研究所,而我从事的是激光技术专业,到这样的研究所能不能“混”下去,这是1997年我刚回国后非常担心的问题。几年后基于在物理所的研究工作及国外的一点成绩,有幸得到“杰青”资助,为我进一步在这里从事激光研究增加了信心。

  二是开拓了视野。以前我的知识背景及学术经验仅限于激光及超快光谱的一些内容。到物理所后,在与老“杰青”张杰研究员的共事学习中接触了强场物理的有关知识与研究工作。通过“杰青”项目的资助,又有了向更多高水平科学家学习的机会,研究工作也延伸到了光学频率梳、阿秒脉冲激光等方面。这些多学科的交叉不单扩展了我的研究思路,也更加增强了对自己专业的热爱和重要性的认识。

  三是锻炼了组织能力。得益于“杰青”的荣誉,在同行学者的支持配合下,我作为项目负责人,先后成功申请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重大基金项目、中科院知识创新重要方向性项目、科技部国家重大科学仪器开发专项项目等多单位参加的团队项目,不仅有了为同行科学家服务的机会,也锻炼了自己的学术组织能力。

  韩秀峰,研究员,博导,2003年“杰青”获得者。主要从事自旋电子学的材料、物理及原理型器件研究。

  我2002年回国,2003年获得“杰青”资助。当时我回国后买了一台设备,然后就没有资金了,是“杰青”和“百人计划”的支持让我可以进行后续研究,可以说这些支持对我之后研究工作的成功开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杰青”项目立足全国,具有全国性人才计划的特点,而且采用专家评审制,入选的人才也很优秀,所以“杰青”20年来的口碑非常好。为国家的人才培养作出了巨大贡献。我们都期望“杰青”能够持续下去,不要受其他人才计划的干扰,继续保持为国家培养顶尖人才的思路,为国家培养更多的人才。既然“杰青”入选者经过了严格的评审和选拔,就应该相信他们的能力,为人才提供更加宽松的科研环境,让他们找到自己最感兴趣的研究课题,从而做出更好的成果。

  白雪冬,研究员,博导,2007年“杰青”获得者。主要研究方向为纳米材料(B/C/N、金属氧化物等)及其结构的设计制备与新性质研究;界面载流子输运与新能源器件机理研究;原位透射电子显微镜技术的开发与科研应用。

  对于青年科研人员来说,“杰青”是个荣誉,而荣誉与责任是并存的,是个人成长的激励与标杆。对我个人而言,入选“杰青”是个很好的激励,也是个很好的机会,能够与老“杰青”们交流并一起工作,接受他们的言传身教,然后自己尝试、发展。

  我认为,要保持“杰青”的品牌效应,质量上不能放松,但资助力度应该强化,与经济水平同步增长。我也有一点担忧,大家都盯着“杰青”,很多人都在申请,希望能够保持评审公平、公正。近些年入选的“杰青”年龄普遍偏大,可能是考察标准比较严格,指标更偏重综合实力,希望能更注重潜力,尽量减少非学术因素的影响,更注重培养人才。

  李玉同,研究员,博导,2009年“杰青”获得者。主要研究方向为超短超强激光与等离子体相互作用物理。

  我没有出国经历,一直在国内学习和工作,是“草根”出身。对我来说,参评“杰青”的过程也是在和不同领域的高素质人才进行竞争和交流,是个很好的机会。我获得“杰青”资助之后,首先是观念上的变化,多了一点责任。在此之前,我在选择科研课题的时候,更多的是从个人角度去考虑,入选“杰青”之后,我不再只考虑个人,会更多地从团队的发展出发去考虑问题,而且会考虑对学科的影响,在国内以及国际上的竞争力,希望能够为国家科学的发展作点贡献。

  “杰青”的品牌很响亮,有良好的群众基础,它面向的是所有高素质的优秀人才;另外,“杰青”项目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选年轻人,选最好的人才;“杰青”的评审很公正,入选的人与同行心目中的人选是一致的,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到评审专家,到普通科研人员,就像一杆秤,“称”出来的入选者是大家一致认可的。

  建议“杰青”项目的资助金额不要一刀切,因为不同的学科、理论和实验对经费的需求不一样,比如我身边就有结题时经费还有结余的“杰青”。

  翁羽翔,研究员,博导,2009年“杰青”获得者。主要研究方向为时间分辨超快激光光谱仪技术;光合作用系统及人工模拟系统能量和电荷转移的超快光谱;蛋白质动态结构及快速折叠动力学研究,界面电荷转移动力学研究。

  我认为对于“杰青”来说,关键的不是你拿到什么,而是拿到之后做什么。不管你多大年龄,都应该做出更好的工作,应该保持这种心态。我45岁才拿到“杰青”,当时我的孩子说我都这么老了怎么还是青年?我笑言:“这老不老的你说了不算。”等“杰青”结题后我就50岁了,但我依然保有这样年轻的心态,这应该感谢“杰青”这几年对我的帮助。

  “杰青”是个好品牌,在我看来是最成功的人才项目,希望能够持续下去,并且做得更好。在“杰青”的评审中,各个学科的平衡做得好,因为从国家层面考虑,基础领域的任何学科都应该有人去做,都需要领军人才。“杰青”看重个人成就,对年轻人有好的影响,可也有不好的影响,因为它的评审主要看之前的成绩,在某种程度上会鼓励单打独斗,而且会给年轻科研人员带来很大的压力。本来科研是不需要规划的,但现在年轻人作科研必须有规划,比如几岁之前要发表什么级别的文章之类的。

  雒建林,研究员,博导,2010年“杰青”获得者。主要从事关联电子材料的热力学性质和核磁共振谱研究。

  我们家应该特别感谢“杰青”项目,因为我们家有2个“杰青”,我哥哥雒建斌1999年入选“杰青”,我是2010年。

  “杰青”是一个非常公正的平台,现在竞争也很激烈,我有切身体会。在获得“杰青”资助之前,我主要做超导研究,更多的是关注并从事比较热点的东西,因为这些领域容易出成果。获得“杰青”之后我更注重自己的想法,不再跟着别人走。特别是我们最近发现的一种含Cr的超导材料,我们这几年一直在做这方面的研究,最近有了很大进展,我想这都是“杰青”的支持带来的。

  郭建东,研究员,2012年“杰青”获得者。主要研究方向为利用分子束外延和扫描隧道显微镜等手段,研究金属/半导体界面低维体系的生长机理及其不稳定性,以及复杂过渡金属氧化物薄膜的生长及其在原子尺度上的强关联性质。

  获得“杰青”资助后,不管是从科研的规划上,还是对照自己的严格要求上都有直接的帮助。

  我认为要坚持“杰青”的旗舰地位,一是要保证质量,二是强度优势。如果在这两方面坚持相对优势的话,一定能相对于其他的人才计划,保持“杰青”的独特地位。另外应该在保证质量的同时提高资助的数量,如果不能兼顾数量和强度,可选择其中的一方面,比如增大资助强度。每一年在全国的优秀青年中都会有200人被选拔出来,如果能保证对他们的资助,对中国基础研究的进步会有很大帮助。

  张广宇,研究员,2013年“杰青”获得者。主要研究方向为纳米器件及其物理。

  我2013年刚刚拿到“杰青”,所里的很多老“杰青”都曾经是我的老师。我很赞同增加“杰青”资助强度的观点,内在的理由是参照现在的物价水平,为了让人才安心工作,确实应该增加资助额度;外在的理由是,“杰青”是国内年轻科研工作者中的佼佼者,要PK的是国际同行,应该给予更多的支持。

  另一方面,我建议把“优青”(国家优秀青年科学基金)和“杰青”2个项目结合起来,让“优青”中一定比例的优秀人才直接升格为“杰青”,就像是“直博”那样,减少评审成本。

  (本文部分内容由本刊记者杨宇根据物理所2014年2月28日举办的“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20周年调研座谈会”发言整理而成)

版权所有: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 京ICP备05002826号 文保网安备1101080035号
Copyright 2005 NSFC,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