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设为首页 | 网站导航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出版 >> 情况交流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2015财年项目评议及资助相关情况

日期 2016-12-20   来源:政策局   作者:龚旭  【 】   【打印】   【关闭

  美国国家科学委员会(NSB)于2016年8月发布了《国家科学基金会2015财年价值评议过程报告》(报告编号NSB-2016-41),汇总与分析了国家科学基金会(NSF)2015财年项目申请、评议、资助以及相关情况。其主要内容如下。

  一、项目申请与批准情况

  2015财年(2014年10月1日至2015年9月30日),NSF共受理并组织评议49,620份正式申请书,其数量比2014财年增长约3.3%。2012年起,NSF两个较大的科学部在多数学科或资助领域实行预申请,即要求申请人提交正式申请前提交相对简单的预申请。2015财年包括预申请和正式申请在内的总申请数为53,871项,比2014财年的52,962项多1.7%。

  (一)项目申请和资助概况

  2015财年,NSF批准的项目数为12,007项,比2014财年增加1049项(9.6%);相应地,2015财年项目的平均资助率为24%,高于上年的23%。2008年以来NSF的项目申请数、批准数和资助率情况见表1,2011年以来各科学部的相关数据见表2。2015财年各科学部(及相关资助部门)的资助率有所不同,教育与人力资源部资助率最低(20%),生物科学部资助率最高(28%)。此外,各项目类型的资助率也不同。

1  2008-2015财年NSF竞争性项目申请数、批准数与资助率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申请数

44,428

45,181

55,542

51,562

48,613

48,999

48,051

49,620

批准数

11,149

14,595

12,996

11,192

11,524

10,829

10,958

12,007

资助率

25%

32%

23%

22%

24%

22%

23%

24%

  来源:NSF业务信息系统(2015年10月1日)。(以下表格数据来源均同此,不一一注明)

2  2011-2015财年NSF竞争性项目申请与批准情况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NSF

申请数

51,562

48,613

48,999

48,051

49,620

批准数

11,192

11,524

10,829

10,958

12,007

资助率

22%

24%

22%

23%

24%

BIO

(生物科学部)

申请数

7,439

5,269

5,934

4,784

5,119

批准数

1,310

1,293

1,250

1,272

1,379

资助率

18%

25%

21%

27%

27%

CISE(计算机

和信息科学与

工程学部)

申请数

6,702

7,703

7,821

7,434

8,032

批准数

1,527

1,7494

1,616

1,680

1,886

资助率

23%

23%

21%

23%

23%

EHR

(教育与

人力资源学部)

申请数

4,660

4,281

4,511

4,049

4,242

批准数

807

889

793

701

830

资助率

17%

21%

18%

17%

20%

ENG

(工程学部)

申请数

12,314

11,338

10,738

11,878

12,326

批准数

2,064

2,065

2,212

2,145

2,504

资助率

17%

18%

21%

18%

20%

GEO

(地球科学部)

申请数

5,187

5,243

6,087

5,790

5,812

批准数

1,705

1,637

1,565

1,487

1,463

资助率

31%

31%

26%

26%

25%

MPS

(数理科学部)

申请数

8,796

9,006

8,903

8,855

9,133

批准数

2,352

2, 523

2,201

2,343

2,593

资助率

27%

28%

25%

26%

28%

OIA

(协作研究活动

办公室)

申请数

138

44

98

78

91

批准数

25

14

27

29

36

资助率

18%

32%

28%

37%

40%

OISE

(国际科学与工程

办公室)

申请数

1,214

951

484

677

582

批准数

401

333

245

307

275

资助率

33%

35%

51%

45%

47%

SBE

(社会、行为

与经济科学部)

申请数

5,112

4,776

4,433

4,506

4,283

批准数

998

1,019

920

994

1,041

资助率

20%

21%

21%

22%

24%

Other

(其他)

申请数

 

2

 

 

 

批准数

 

2

 

 

 

资助率

 

100%

 

 

 

  注:过去十年,NSF几经组织结构变迁,本表根据2015财年的组织结构对往年的数据重新进行分类统计。网络基础设施办公室(OCI)系2005年从CISE的网络基础设施共享处分离出来而专门设立;2007财年,管理“提升地区科研竞争力试验计划(EPSCoR)”的职能从HER转到了协作研究活动办公室(OIA);2013财年,极地计划办公室(OPP)和OCI从NSF主任办公室分别划至GEO和CISE;国际科学与工程办公室(OISE)和OIA合并为国际合作与部门协作办公室(IIA);而2015财年,IIA再次被拆分为OISE和OIA。“其他”栏目中包括为总监察长办公室设立的非合同项目。

  (二)项目负责人情况

  根据项目负责人(PI)的性别、种族、民族等特征(此信息由PI个人自愿提供),2008-2015财年NSF竞争性项目相关人群的申请数、批准数和资助率等如表3所示。为了推进2011-2016年NSF战略规划目标的实现,其核心战略之一是在NSF的资助活动中扩大科学与工程领域弱势人群的参与度。女性的申请数虽一般远少于男性(不及1/10),但其资助率略高于男性;少数族裔的资助率略低于所有PI的平均水平;此前从未获得过NSF项目的新PI的资助率远低于曾经主持过NSF项目的老PI(前者为18%,后者为28%);尽管残疾人PI的资助率达到21%,其申请数很少,仅占总申请量的1.1%。

3  2008-2015财年根据PI的个人特征统计的NSF竞争性项目申请数、批准数和资助率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所有PI

申请数

44,428

45,181

55,542

51,562

48,613

48,999

48,051

49,620

批准数

11,149

14,595

12,996

11,192

11,524

10,829

10,958

12,007

资助率

25%

32%

23%

22%

24%

22%

23%

24%

女性PI

申请数

9,431

9,727

11,903

11,488

10,795

11,152

11,142

11,444

批准数

2,556

3,297

2,982

2,602

2,775

2,556

2, 696

3, 007

资助率

27%

34%

26%

23%

26%

23%

24%

26%

男性PI

申请数

32,074

32,091

38,695

35,211

32,932

32,866

31,625

32,411

批准数

7,986

10,437

9,080

7,739

7,816

7,316

7,286

7,810

资助率

25%

33%

23%

22%

24%

22%

23%

24%

少数族裔PI

申请数

2,762

2,945

3,613

3,441

3,291

3,303

3,268

3,383

批准数

670

889

812

735

718

651

681

788

资助率

24%

30%

22%

21%

22%

20%

21%

23%

PI(原定义下)

申请数

18,989

19,044

24,116

21,703

20,174

19,905

19,669

20,477

批准数

3,622

4,706

4,024

3,322

3,408

3,327

3,448

3,731

资助率

19%

25%

17%

15%

17%

17%

18%

18%

PI(新定义下)

申请数

18,989

19,044

24,116

19,238

17,943

17,635

17,405

18,276

批准数

3,622

4,706

4,024

2,976

3,063

3,013

3,108

3,320

资助率

19%

25%

17%

15%

17%

17%

18%

18%

PI(原定义下)

申请数

25,439

26,137

31,426

29,835

28,439

29,094

28,385

29,141

批准数

7,527

9,889

8,972

7,849

8,116

7,502

7,513

8,276

资助率

30%

38%

29%

26%

29%

26%

26%

28%

PI(新定义下)

申请数

25,439

28,341

33,997

32,324

30,670

31,364

30,646

31,344

批准数

7,527

10,421

9,376

8,216

8,461

7,816

7,850

8,687

资助率

30%

37%

28%

25%

28%

25%

26%

28%

残疾人PI

申请数

448

470

545

543

483

488

468

562

批准数

109

149

108

107

134

122

99

120

资助率

24%

32%

20%

20%

28%

25%

21%

21%

  注:2009财年,NSF修改了其关于新PI的定义。修改后的定义为:“新PI系指过去未曾作为PI或合作PI承担NSF项目的个人,这些项目不包括博士论文研究项目、本科生或研究生奖学金项目、研究规划项目或各种会议、专题研讨会和小型学术会议等项目。”此前,新PI是指从未作为PI承担过任何NSF项目的个人。

  此外,PI的种族和民族具体分布见表4。在申请数超过1000项的人群中,2015财年资助率较高的为白人(26%)、西班牙裔或拉丁裔(24%)和美国印第安人/阿拉斯加土著(24%),黑人/非裔美国人(21%)和亚裔(20%)则资助率相对较低。

4  2008-2015财年根据PI的种族和民族统计的NSF竞争性项目

申请数、批准数和资助率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美国印第安人/阿拉斯加土著

申请数

91

88

118

129

83

113

103

104

批准数

23

29

28

36

18

28

36

25

资助率

25%

33%

24%

28%

22%

25%

35%

24%

黑人/非裔美国人

申请数

997

1,022

1,280

1,201

1,154

1,124

1,123

1,102

批准数

246

298

270

243

263

203

204

233

资助率

25%

29%

21%

20%

23%

18%

18%

21%

夏威夷土著/太平洋岛土著

申请数

30

23

38

42

40

32

30

30

批准数

8

8

10

11

6

5

5

2

资助率

27%

35%

26%

26%

15%

16%

17%

7%

亚裔

申请数

8,952

9,550

11,626

10,829

10,382

10,511

10,538

11,148

批准数

1,780

2,465

2,124

1,907

1,914

1,887

1,925

2, 265

资助率

20%

26%

18%

18%

18%

18%

18%

20%

白人

申请数

30,217

29,975

36,153

33,200

30,596

30,766

29,624

30,099

批准数

8,153

10,499

9,306

7,826

8,020

7,372

7,390

7,902

资助率

27%

35%

26%

24%

26%

24%

25%

26%

混血

申请数

284

337

512

433

448

439

425

495

批准数

76

112

118

99

113

110

114

151

资助率

27%

33%

23%

23%

25%

25%

27%

31%

西班牙裔/拉丁裔

申请数

1,611

1,755

2,092

2,019

1,934

1,956

1,921

2,053

批准数

382

533

476

438

412

401

411

495

资助率

24%

30%

23%

22%

21%

21%

21%

24%

  (三)不同类型机构的项目分布情况

  2015财年,NSF预算的约78%用于资助学术机构,11%用于资助非营利及其他机构,8%用于资助营利性的产业界机构,另有3%用于资助联邦机构和联邦实验室。这种分布态势在过去十年变化不大。在NSF资助的学术机构中,获资助的前10个机构、前50个机构和前100个机构所占资助总经费的比例在过去5年内也变化不大,其中前10个机构约占总经费14%,前50个机构约占51%,前100个机构约占72%,前100个机构之外的其他机构则占28%。

  获得NSF资助的不同类型的学术机构的资助率也不相同。2015财年,NSF资助的前100个博士学位授予机构的资助率为27%,而处于NSF资助的前100个机构之外的博士学位授予机构的资助率为19%;两年制和四年制的高等院校的资助率分别为22%与27%,服务于少数族裔的机构的资助率为20%。

  (四)研究类项目资助情况

  NSF的资助类型分为对科研的资助、对人才培养的资助以及对科研基础设施的资助。其中,研究类项目(包括教育研究类项目)是NSF的主要项目类型,主要根据一定的资助强度来归类。数额较大的中心类项目、仪器设施类项目不在其中,而数额较小的会议类项目、小企业创新研究项目、小额预研项目以及教育培训项目亦不在研究类项目之列。

  研究类项目是NSF的主要资助形式,一直占NSF资助总经费的80%左右。NSF近年研究类项目的申请数、批准数和资助率如表5所示。与2014财年相比,2015财年新批准的研究类项目数增长13.5%,考虑到申请量增长了5.1%,其资助率实际提升8.0%。

5  2007-2015财年NSF研究类项目申请数、批准数和资助率变化情况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申请数

33,705

33,643

35,609

42,225

41,840

38,490

39,249

38,882

40,869

批准数

7,415

6,999

10,011

8,639

7,759

8,061

7,652

7,923

8,993

资助率

22%

21%

28%

20%

19%

21%

19%

20%

22%

  适度的项目强度和期限对于保障受资助项目按计划产出高水平的科研成果十分重要。强度较高和期限较长的项目也有利于吸引更多学生参与,允许科研人员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开展研究。2015财年,NSF研究类项目强度的年中位数为130,444美元,比上年减少2.2%;年平均数170,605美元,比上年减少0.5%。以现行价格计算,2015财年研究类项目的年平均强度比2005财年增长17.2%,但以可比价格计算(即扣除价格变动因素)则项目平均强度基本保持稳定。计划官员必须保持项目强度、执行期和资助率等方面的平衡,以保证NSF资助项目对科研人员的吸引力。

  近十余年来,NSF一直通过设立多PI项目来致力于推动科学家之间开展合作研究。表6列出了2007-2015财年NSF研究类项目中单PI项目和多PI项目(含从2个PI到不超过4个PI不等的项目)资助总经费、项目数、资助率等方面的数据。可以看到,过去5年里NSF支持多PI研究的项目经费和项目数基本呈增长态势,但多PI项目的资助率总是低于单PI的资助率。

6  2007-2015财年NSFPI和多PI研究类项目的相关数据比较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3

2013

2014

2015

经费

(百万)

PI

1,059

1,131

1,659

1,354

1,209

1,307

1,225

1,250

1,330

PI

1,645

1,489

2,490

2,240

1,947

2,061

2,102

2,143

2,523

项目数

PI

3,359

3,252

4,627

3,822

3,478

3,545

3,295

3,253

3,606

PI

2,841

2,625

3,745

3,284

2,945

3,091

2,975

3,127

3,659

资助率

PI

23%

22%

30%

22%

21%

35%

21%

22%

23%

PI

20%

19%

25%

18%

16%

19%

17%

18%

20%

  受NSF资助的部分PI会同时主持多个项目,但这种情况并不太普遍。2013-2015财年,平均每个PI在研项目为1项的人占PI总数的81%,2项的人占15%,3项的人占3%,4项或超过4项的人占1%,与上年的情况基本持平。

  研究类项目在科研人才培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因为有不少博士后研究人员和研究生参与研究项目。表7列出了自2007财年以来NSF研究类项目对高级研究人员、博士后和研究生等几类人员的资助及其变化情况。实际上,自2005年以来,参与NSF研究类项目的各类人员均有增加,高级研究人员增加最多,超过五成。

7  2007-2015 财年NSF研究类项目资助的人员变化情况

财年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05-2015的变化情况

高级

研究人员

26,176

26,494

33,536

33,650

35,523

39,862

32,829

31,650

33,831

增加52%

博士后

4,034

3,909

5,580

4,653

4,751

4,596

4,447

4,286

4,586

增加13%

研究生

22,777

22,936

33,371

24,554

24,855

25,550

25,161

26,317

26,882

增加32%

  如果将获得其最终学位在7年之内的PI定义为处于学术生涯早期的PI的话,这些PI在研究类项目负责人中所占的相对比例近年来有小幅波动。处于学术生涯早期的PI从2011财年的23%下降为2012财年的21%,但在2013财年回升为22%之后,2014财年再次下降为21%,2015财年仍为21%。2015财年,虽然处于早期学术生涯的PI和其他PI的资助率同时有所上升,但这二者间的差距却在扩大。

  在NSF研究类项目经费中,可以列支PI(包括共同PI)的部分工资(因美国大学往往支付其教职人员的9个月或10个月工资)。但过去十年,无论是单PI项目还是多PI项目,经费中列支的PI人均工资呈下降态势,特别是多PI项目中支付给每个PI的平均工资额越来越少。2005财年,多PI项目中支付给每个PI的平均工资额还能够与单PI项目中支付给PI的工资额基本相当,但在2006-2012财年则持续减少,直到2013财年二者才再次达到数额相当的水平。表8列出了自2005财年以来平均每个PI在研究类项目中所列支工资人月数的变化情况。自2005年以来,研究类项目中列支的平均工资人月数基本呈减少趋势(个别年份除外),2015财年单PI工资人月数约为2005年的一半,而多PI工资人月数减少得更多。不过,各科学部的情况也不同,工程科学部的项目经费中支付给每个PI的工资远低于NSF的平均水平,约为各科学部平均水平的一半,计算机和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部的项目经费中支付给每个PI的工资也相对较低。

8  2005财年以来平均每个PINSF研究类项目中列支工资的人月数

财年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PI项目

1.40

1.45

1.37

1.32

1.23

1.11

1.03

0.93

0.81

0.82

0.74

PI项目

1.44

1.33

1.27

1.12

1.10

1.01

0.93

0.85

0.84

0.78

0.79

  PI在获得项目之前为此所做准备而付出的成本(以提交申请的项目数来衡量),反映了NSF项目申请的竞争激烈程度。表9列出了2004年以来以三年为时间窗统计的平均每个PI在获得一个NSF竞争性项目前提交研究类项目申请的项数。可以看到,多年稳定在2.30项以下的水平之后,2009-2011财年平均每个PI在获得一个NSF竞争性项目之前提交研究类项目申请的项数上升为2.32项,2010-2012财年甚至上升至2.41项,竞争的激烈程度达到顶峰,而且近几年一直保持在较高的水平。实际上,2003-2005财年,在过去3年提交过项目的PI中有63%未曾获得研究类项目,但2013-2015财年的数据比这个数据又提高了25%。

9  2004年以来平均每个PI在获得NSF的项目前提交研究类项目申请的项数

财年

2004-06

2005-07

2006-08

2007-09

2008-10

2009-11

2010-12

2011-13

2012-14

2013-15

申请数

2.24

2.23

2.22

2.21

2.26

2.32

2.41

2.37

2.35

2.36

  (五)变革性研究项目资助情况

  近年来,NSF加大了对变革性研究的支持。从2009年1月起,NSF将1990年开始实施的旨在支持高风险创新性研究的小额探索性研究项目(SGER)改为更具针对性的两类项目,即早期概念探索性研究项目(EAGER)和快速响应研究项目(RAPID)。EAGER 支持尚未得到检验但可能具有变革性的思想或方法,其特点是“高风险/高回报”,且针对理论方法的创新,资助强度为每项30万美元以下,资助期限最多两年;RAPID 支持快速响应自然或人为灾害或类似突发事件的研究,包括数据采集和仪器应用,多属即时应用研究,资助强度为每项20万美元以下,资助期限最多一年。这两类项目只需NSF内部审查,但计划官员也可以请外部专家进行评议。

  2015财年 EAGER和RAPID项目共批准约800项,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与前两年相比,无论是EAGER项目还是RAPID项目的数量都有较大增幅;但2015财年EAGER项目资助率从上年的86%下降为79%,更低于2014财年之前4年间的90%及以上。

  EAGER和RAPID项目在各科学部的分布很不均衡。2014财年和2015财年,EAGER项目申请量最大的是计算机和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部,约为生物科学部的2倍、数理科学部的近10倍。2015财年,工程学部是EAGER项目申请量最大的学部,其申请量是上年的两倍多;而RAPID项目申请量最大的是地球科学部。自2009年以来,计算机和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部、工程学部和地球科学部这3个科学部获资助的EAGER和RAPID项目合计占这两类项目总数的3/4,分别占这两类项目的28%、25%和20%;而生物科学部、社会、行为与经济科学部、数理科学部、教育与人力资源学部这4个部门的占比却分别仅为12%、6%、5%和4%。可以看到,前3个科学部与后4个科学部形成了两个不同的集群,除了社会、行为与经济科学部之外,后一个集群中的科学部的平均资助强度要高于前一个集群中的科学部。一般说来,地球科学部的EAGER和RAPID项目的资助强度相对较小。

  由于学科交叉研究是变革性研究的重要来源,自2012财年起,NSF设立了一个新的资助计划,即“整合NSF推动学科交叉研究与教育资助计划(INSPIRE)”,以专门吸引特别具有创造性的高风险/高回报的学科交叉研究申请。与EAGER和RAPID项目相比,其资助强度更大,资助期限更长,而且必须是学科交叉研究。该项目的受理不指定研究领域和研究主题,只要是NSF资助范围之内的科学、工程和教育研究领域的项目均可;项目评议也不同于一般程序,NSF鼓励计划官员在价值评议中采用新的工具、合作模式以及评议方法来扩大遴选范围,为新的学科交叉研究创造尽可能多的机遇。

  INSPIRE项目又分为两类,即第一阶段INSPIRE项目和第二阶段INSPIRE项目。前者最高强度为100万美元,最长研究期限为5年,必须由两个或两个以上领域特征明显不同的科学处或资助计划的共同资助;而后者资助强度可达300万美元,最长研究期限也为5年,但必须由至少三个领域特征明显不同的科学处或资助计划的共同资助,且此前各合作者彼此间还没有建立起很好的合作关系。

  2015财年,NSF共受理27个INSPIRE项目申请,最终批准25项。由于INSPIRE项目的学科交叉性质,这些项目全部由NSF的不同部门(科学部或学科处)共同资助。2015财年,新设INSPIRE项目的管理部门及其管理的项目数分别是:计算机和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部8项、数理科学部7项、生物科学部3项、工程学部3项、地球科学部2项和社会、行为与经济科学部2项。考虑到共同资助的情况,这些项目所涉及的部门有:数理科学部(14项)、社会、行为与经济科学部(10项)、工程学部(9项)、地球科学部(9项)、计算机和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部(8项)、生物科学部(6项)和教育与人力资源学部(1项)。

  (六)学科交叉研究项目的评议及资助情况

  NSF不要求PI自己注明其项目申请是否学科交叉研究,因此很难准确统计NSF受理的学科交叉研究项目数。而且项目研究是否属于学科交叉领域也随时间而变化,当一个研究领域刚刚兴起尚未成为成熟的学科时,该领域的研究即为学科交叉研究;而当该领域发展成为独立学科时,该领域的研究就不再属于学科交叉研究。不过,NSF统计了由一个以上的学科共同资助的项目数,以及由一个以上的学科评审组评议的项目数,暂且将此类项目视为学科交叉研究。

  2015财年,NSF共批准了1,125项由一个以上的学科共同资助的学科交叉项目(其中由一个科学部内部多个学科处资助的项目为437项),约占竞争性项目总数的12.5%,平均每个处资助的此类项目为2.4项。

  NSF采用多种方式评议学科交叉研究项目。少部分项目由一个以上的学科评审组进行评议,而多数项目申请仍然由单个学科评审组评议。2015财年,由多个学科评审组评议的项目比例很小,大约只有全部会评项目的1.2%,低于2006财年的2.7%,且自2006财年以来逐年减少(大多数多学科研究项目申请仍然由单个学科评审组进行评审);但经多个学科评审组评议的项目的资助率比经单个学科评审组评议的项目的资助率要高4-6个百分点。

  二、项目评议情况

  总体而言,NSF申请项目中的96%都必须接受其外部专家和内部工作人员的评议,只有约4%的项目(如EAGER项目、RAPID项目、小型会议等项目类型)无需进行外部评议。

  (一)评议准则

  1998年,NSF的决策部门国家科学委员会(NSB)批准了NSF开展价值评议的两项准则,即“学术价值”与“广泛影响”;2007年,NSB又修改了此准则,以促进具有潜在变革性意义的研究;2011年,NSB完成了一项针对NSF价值评议准则使用情况的评估,提出了相关改进政策建议。目前NSF采用的评议准则是:(1)学术价值:申请人拟开展的活动的学术价值是什么?其对于促进本领域或其他领域知识发现和理解力提升有什么重要意义?申请人(个人或团队)开展该项目活动的资格条件怎样?(若有可能,请评价以往工作的水平。)申请人拟开展的活动在提出和探索具有创造性的、原创性的或具有潜在变革性的概念方面程度如何?申请人拟开展的活动的清晰性和条理性怎样?是否具有开展活动所需的足够的资源?(2)广泛影响:是否可以促进弱势群体(如女性、少数族裔、残疾人、边远地区人群等)的全面参与科学、技术、工程与数学(STEM)活动?是否可以改进STEM教育与教学以及促进各个层面(从中小学到大学)STEM教学人员的发展?是否可以提高公众的科学素养以及公众参与科学技术活动?是否可以增进公众的福祉?是否可以促进多样化的具有国际竞争力的STEM劳动力发展?是否可以促进学术界、产业界和其他部门间的伙伴关系?是否可以提升国家安全?是否可以提高美国的经济竞争力?是否可以改善科研与教育的基础设施?

  此外,评议专家在项目评议中还要考虑两个方面的因素,一是科研与教育的结合,二是NSF资助计划、项目和活动的多样性。一些资助计划或学科还针对具体的目的与目标制定了额外的评议准则,但所有的评议准则必须在项目指南或类似文件中加以明确。

  (二)评议方式

  外部评议一般以函评、会评、函评加会评这三种方式进行,对仪器设施类和中心类项目的评议往往还要进行实地考察。2015财年,仅采用函评方式进行评议的申请项目占申请总数的5%,仅会评的占65%,函评加会评的占25%,未送外部专家评审的只有5%。函评项目可由“小同行”对项目进行深入细致的评议,而会评则可以发挥讨论的优势。会评还可以缩短项目评议时间,2015财年,仅会评的项目中有79%在6个月内完成了项目评议工作,函评加会评的项目半年内结束评议工作的为68%,而仅函评的则为55%。

  无论采用何种评议方式,2015财年,平均每份申请书至少有3.9位外部专家进行评议,平均每份通过函评加会评方式进行评议的申请书的评议专家为4.8位(见表10)。NSF会评的方式也各有不同,有虚拟方式(包括电话会议、视频会议以及采用“虚拟世界”技术)、传统到会方式和这两者混用的方式。

10  2015财年平均每份申请书的评议数

评议方式

所有评议方式

函评加会评

仅函评

仅会评

评议人数

申请数

每份申请书的评议数

185,403

47,282

3.9

60,436

12,488

4.8

10,312

2,650

3.9

114,655

32,144

3.6

  2015财年,仅进行虚拟会议的评审组为452个,占评审组总数的24.0%,评议项目数为6,132项,占评审项目总数的11.9%(2012财年仅为3%);采用传统到会面对面评议方式的评审组有767个,占评审组总数的40.8%,评议项目数为24,719项,占评审项目总数的47.9%;而同时混用这两种方式的评审组有663个,占评审组总数的35.2%,评议项目数为20,737项,占评审项目总数的40.2%(上述数据中由多个评审组评议的项目只计一次)。无论采用哪种会评方式,2015财年NSF所有评审会都使用了交互会评系统(IPS),允许外部专家通过网络浏览申请书、进行评议、开展小组讨论、形成小组评议意见、起草小组对资助决定的建议等。

  在2015财年的16,255位评审组专家中,有80.3%主动提供了自己的性别信息。根据性别统计,29.7%到会评审的专家为女性,32.4%出席虚拟会议的专家为女性。这表明评审专家中女性的比例已超过30%,高于申请人中的女性比例(竞争性项目女性申请人比例为26.1%,研究类项目女性申请人为25.4%)。

  除了常规的评议方式之外,2012-2015财年NSF采取了一些改进价值评议的试点工作,旨在有效控制日益增多的申请量,鼓励与支持科学家开展变革性研究,提高同行评议的有效性与公正性。例如,各科学部统一试行的虚拟评审组,生物科学部的两个学科试行在正式申请前必须提交预申请,社会、行为与经济科学部的一个学科试行邀请虽未中标但创新性较强的申请人在下一个申请周期提交修改后的申请书,计算机相关学科和物理学科试行在计划官员所控制的网络平台上允许评议人之间在评议期间在线讨论并形成自己的最终评议意见,工程学部的一个学科试行允许当年的项目申请人参与评议自己和其他申请人的项目,数理科学部的一个学科试行评审会前的网络预投票,等等。

  (三)评议得分与项目资助

  NSF每年有大量从水平上看可资助却因经费短缺而得不到资助的项目。在未得到资助的项目中,有不少项目的得分甚至超过了受资助项目的平均分4.2分(最高分为5分)。2015财年,评议得分超过4.2分而未得到资助的项目总申请经费为17.1亿美元,得分超过4分(等级为优)而未得到资助的项目总申请经费为39.9亿美元。这说明在具有重要的潜在科学价值的项目申请中,有相当多的项目最终得不到NSF资助。

  (四)评议专家

  目前,NSF中心电子专家库中的评议专家约有40万人。NSF图书馆不断为NSF工作人员更新数据资源,以帮助其增补专家,包括请各学术团体提供有可能成为评议专家的女性、少数族裔等科学与教育界“弱势群体”的人员信息。

  2015财年,约有35,462人参加了评议,其中13,810人(39%)参加会评(其中大约有2,638人也参加了函评),21,652人(61%)仅参加函评。评议人中大约有7,406(占评议人的21%)是第一次参加NSF的项目评议。

  评议人遍及美国的50个州和华盛顿特区、波多黎各等地,2015财年另约有4,000评议人来自美国以外。根据全部评议人中13,309人(占评议人的38%)提供其自身性别、种族、族群等信息的自述信息,40%的评议人自视为科学界弱势群体成员,具体而言,33%为女性,10%为少数族裔,1.6%为残疾人;在自述为少数族裔的评议人中,60%为西班牙或拉丁族裔,37%为黑人或非裔美国人,4.5%为美国印第安人或阿拉斯加土著,0.6%为夏威夷人或太平洋岛居民。

  评议工作建立在自愿的基础上,评议人通过参加项目评议,可以了解和熟悉NSF的资助计划、美国科研和教育的发展现状以及增进自己撰写竞争性申请书的技巧。会评专家可以报销相关费用,而函评专家则没有任何报酬。近年来,NSF的函评回函率得以改善,2015财年NSF共发出68,408份函评评议书,其中有45,629份评议书得到了积极回应,占发出评议书的67%,与前两年基本类似,但各学科的回函率有所不同。

  (五)计划官员的构成与责任

  NSF的计划官员本身就是其所管理的科学领域的专家,一般受过科学或工程领域的专门系统训练(如具有博士学位)以及具有相关领域的科研、教育和/或管理经历。其数量从2013财年的490人增加为2014财年的496人,2015财年这一人数没有变化。其中,男性占58%,女性占42%;固定人员占52%,从高等院校流动来的访问科学家、工程师、教育工作者(VSEE)占6%,通过政府人事法(IPA)轮换来的流动人员占30%,其他临时人员占12%。

  虽然2015财年NSF计划官员人数没有变化,NSF受理的正式申请数量有所增加,故2015财年平均每位计划官员处理的项目申请数(约为100项)比上一年增加3.3%;如果同时考虑预申请的处理量的话,则平均每位计划官员的工作量(约110项)比2014财年增加1.1%。

  评议专家的评议意见无疑是NSF的计划官员做出资助建议的重要基础。不过,计划官员除了依据外部评议的意见之外,还必须考虑项目申请所涉及的下列因素:(1)支持促进本领域可能产生潜在变革性进展的研究;(2)对于重要的研究问题采用新的研究方法与途径;(3)有利于新兴研究领域的能力建设;(4)对人才培养和基础设施建设具有潜在影响;(5)符合NSF的核心战略(如促进研究与教育结合以及扩大人员参与范围);(6)有助于实现特定资助计划的具体目标;(7)是否获得其他经费渠道的资助;(8)地域分布的平衡。

  三、评议政策宣传和项目重审

  为了使科学共同体更好地了解和监督NSF的资助管理、特别是价值评议工作,NSF十分重视面向全国各地各类学校科学家的沟通与宣传工作。NSF评议政策的宣传方式多种多样,2015财年的重大活动主要包括两项:一是NSF政策办公室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市和佛罗里达州坦帕市分别委托乔治华盛顿大学和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系统举办资助工作大会(同时也在网上举办了为期两天的面向少数族裔院校的资助工作会议),二是NSF立法与公共事务办公室分别在马里兰州、华盛顿州和德克萨斯州举行“NSF日”活动。资助工作大会和“NSF日”活动都有NSF各科学部和办公室的代表出席,他们除了一般性地介绍项目申请的准备和价值评议的程序等内容,还单独就不同地区科学家感兴趣的某个学科领域的资助机会问题主持分会场讨论,详细了解科学家的想法并宣传NSF的资助政策。此外,NSF还在诸如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年会等科学会议上布置多个展台,介绍其资助政策和评议准则。

  除了NSF层面上的宣传活动之外,相关科学部联合举办宣讲活动,或详细讲解覆盖NSF多个部门的资助计划(如小企业创新研究资助计划、NSF创新公司计划等),或针对特殊人群(如处于科研生涯早期的青年科学家)宣讲相关资助计划的政策,管理部门也开展了类似活动,宣传NSF最新的资助政策与管理流程新变化。与此同时,计划官员经常通过机构走访或参加学术会议等方式与科学家进行交流与沟通。

  无论项目申请是否获得批准,NSF都会向申请人反馈评议意见(包括函评和会评的意见),NSF还针对未批准的项目申请设有申诉与复审机制。NSF每年约有3.7-4万份申请得不到资助,但一般只收到30-50份正式的复审申请。2015财年,NSF接受了35份正式复审申请,经复审后有31项申请仍不予资助。

版权所有: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 京ICP备05002826号
Copyright 2005 NSFC,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