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建委二十周年专题 >> “我与科学基金征文”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建委二十周年
   

>> “我与基金征文”—记者谈基金

赵亚辉:“杰青”十年调研有感(2006-6-12)
易蓉蓉:土壤学与基金结缘20年(2006-6-12)

>> “我与基金征文”—基金管理者谈基金

庄乾坤:一名“新兵”的情结(2006-6-9)
朱光美、王瑞萍:基金管理也要敢为天下先——化学部风险性基金项目回顾(2006-6-9)
赵楚年:一次座谈会的前后(2006-6-9)
曾建华:以人为本的管理—在国家基金项目管理中的点滴感受(2006-6-9)
姚祝军:科学基金与化学生物学的发展(2006-6-9)
杨辅勋:难以磨灭的记忆追忆(2006-6-9)
许振嘉:往事追忆(2006-6-9)
谢焕忠:原始创新的基石(2006-6-7)
吴述尧:要做别人没做过的事情——关于创新思路的点滴回顾(2006-6-7)
王成红:关于延续资助的一个构想(2006-6-7)
盛祖嘉:浅议科学基金文化(2006-6-7)
沈林福:编辑“内参”的几件往事(2006-6-7)
潘振基:试验田•基石(2006-6-7)
马福臣:从“拿金牌”所想到的(2006-6-5)
罗云峰:“寒门”多贤士(2006-6-5)
路 宁:忆唐老师(2006-6-5)
陆则慰:两位大师的关爱(2006-6-5)
刘雪娇:我认识的基金委(2006-6-5)
刘 卫:又一道风景线(2006-6-5)
林 海:全球变化研究领域的资助历程(2006-6-2)
梁 森:一次专题调研的启示(2006-6-2)
李恒德:一次十分庆幸的人生经历(2006-6-2)
雷源忠:我与机械学科(2006-6-2)
汲培文:成长的营养(2006-6-2)
韩智勇:师生情 基金缘(2006-6-2)
韩建国:无悔的六年(2006-6-2)
顾方舟:回忆中的思考(2006-5-30)
龚 旭:同行评议与科学基金政策研究(2006-5-30)
范元炳:探索与引领(2006-5-30)
杜灿屏:苦乐年华(2006-5-30)
陈晓田:科学基金与管理科学(2006-5-30)
陈思育:“十元”的追忆(2006-5-30)
陈式慧:一座友谊的桥梁(2006-5-22)
陈乐生:几个值得回味的故事(2006-5-22)
陈栋豪 张玉清:联合资助的尝试与发展(2006-5-22)
车成卫:制度的生机(2006-5-22)
蔡 晖:成长的故事(2006-5-22)
白 鸽:破冰之旅(2006-5-22)

>> “我与基金征文”—基金申请人谈基金

周仲荣:我与科学基金(2006-5-22)
周其林:科学基金使我梦想成真(2006-5-22)
郑泉水:公信力最高的平台(2006-5-22)
赵东元:我们的第一桶“金”(2006-5-22)
张书练:我是“科学基金人”(2006-5-22)
张大鹏:科学基金圆我报国梦(2006-5-22)
张 旭:关键时期的关键性支持(2006-5-19)
席酉民:我心中的科学基金(2006-5-19)
王中林:科学基金和我在中国的事业(2006-5-19)
王月丹:摇 篮(2006-5-19)
涂永强:扎根西北的定心丸(2006-5-19)
童德春:播撒创新种 催开产业花(2006-5-19)
孙立广:从评审制度改革中受益(2006-5-17)
苏都莫日根:帮助科学家的基金(2006-5-17)
水 涛:春来江水绿如蓝(2006-5-17)
沈建新:我看到了阳光(2006-5-17)
曲绵域:科学基金与医学教育(2006-5-17)
潘晓玲:与科学基金一起成长(2006-5-17)
刘让苏:我与科学基金的不解之缘(2006-5-15)
李德发:科学基金助我一路前行(2006-5-15)
计国桢:至关重要的支持(2006-5-15)
黄爱龙 冯涛 袁军:科学基金与“海扶刀”的诞生(2006-5-15)
郭烈锦:基金为我插上起飞的翅膀(2006-5-15)
郭坤敏:科学基金支持我们向吸附学科进军(2006-5-15)
郭昌捷:为有源头活水来(2006-5-12)
高 抒:远航的动力(2006-5-12)
费修绠:科学基金是及时雨(2006-5-12)
崔 鹏:沃土壮苗长 阔野任马奔(2006-5-12)
程一兵:春天的种子(2006-5-12)
陈小章:科学基金与上皮细胞研究中心(2006-5-12)

>> “我与基金征文”—两院院士谈基金

徐光宪:我所认识的科学基金(2006-5-10)
王 夔:温故知新(2006-5-10)
王鼎盛:资助一本书出版的回忆(2006-5-10)
孙义燧:造福科学 功在千秋(2006-5-10)
卢良恕:科学基金与首次中国食物发展战略研究(2006-5-10)
李恒德:一次十分庆幸的人生经历(2006-5-10)
陆熙炎:宝贵的“十六字”原则(2006-5-9)
黄 琳:源于几件事的感想(2006-5-9)
范维澄:不解的情结(2006-5-9)
戴立信:学科发展与科学基金(2006-5-9)
蔡睿贤:在基金委的八年兼职(2006-5-9)
谢和平:科学基金光耀科学探索之路(2006-4-28)
夏家辉:一次起死回生的资助(2006-4-28)
吴旻:我与科学基金(2006-4-28)
孙大业:在科学基金支持下成长(2006-4-28)
麻生明:我们强劲的经济动力(2006-4-28)
彭堃墀:科学前沿探索的“助推剂”(2006-4-26)
裴钢:我们共同的家(2006-4-26)
李衍达:我的期望(2006-4-26)
陈赛娟:科学基金的“酶促”作用(2006-4-26)
陈木法:“依靠专家、公正透明”的基金精神(2006-4-26)
张立同:科学基金--我创新路上的伴侣(2006-4-21)
姚建年:创新是基础研究的灵魂(2006-4-21)
汪品先:从“集邮”到“侦探”(2006-4-21)
钱逸泰:科学基金伴我探索二十年(2006-4-21)

下一页  

征文总数:95 页数:1/1
 
机构职能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地理位置 | 部门电话 | 意见反馈 | 站点导航
版权所有:办公室
Copyright 2005 NSFC,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