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建委二十周年专题 >> “我与科学基金征文”—基金管理者谈基金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建委二十周年
   
赵亚辉:“杰青”十年调研有感
作者:赵亚辉  发表时间:2006-6-12

  我长期从事科技领域的新闻采写工作,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虽常有接触,但深入了解和深刻认识科学基金,还是从"杰青"十年调研开始的。

  2004年是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实施10周年。为总结这项基金的成功实践,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与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科技日报等几家新闻媒体共同组成联合调研组,就这项基金的实施情况展开了为期数月的调研活动。我有幸参加了调研组,并全程参加了调研工作。调研组查阅了大量文献资料,在北京、甘肃、陕西、四川、青海等地通过召开座谈会、个别访谈、实地考察等方式,接触到近百位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资助的青年科学家,以及更多的他们的同事和所在单位的领导,获得了大量的、生动的第一手材料。此前,我虽然知道科学基金为推动我国基础研究发展和培养人才发挥了重要作用,但这次调研却让我对其特有的和内在的魅力有了实实在在的感悟。

  在调研中,对科学基金的肯定,几乎是众口一词,又是那样的发自肺腑;受资助者与基金委工作人员犹如挚友,是那样的亲密无间;调研组受到的接待简朴中却不乏热情,平淡中却是那样真诚;即使对科学基金工作提出意见和建议也毫无顾忌,是那样坦率和直截了当。可以说,整个调研过程是让我深受感动和内心受到极大触动的过程,以至调研活动结束后,我用三个"没想到"来概括参加这次调研活动的感受:没想到科学基金为推动我国基础研究发展和吸引、培养、稳定优秀科技人才发挥了那么大的作用;没想到科学家对科学基金的评价那么高;没想到科学家对科学基金的感情那么深。从而由衷地感慨:科学基金制不愧为我国科技管理改革的一个成功范例。

没想到科学基金的作用那样大

  科学基金对于推动我国基础研究发展和吸引、培养、稳定优秀科技人才发挥的作用,得到国内科技界的交口称赞。在这次调研中,我对后者体会尤为深刻。我们了解到,基金委成立伊始,就十分重视发现和培养科技人才工作,实施了科技人才培养资助计划,相继设立了青年科学基金、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基础科学人才培养基金、创新研究群体基金等,形成较为完善的资助人才的项目板块,并通过海外青年学者合作研究基金、"两个基地"项目、留学人员短期回国工作讲学专项基金等形式,吸引留学人员回国开展基础研究、带动国内青年科技人才的成长。基金委科技人才培养资助计划实施近20年来,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以我参加调研的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为例。上世纪90年代初,全球范围内的科技人才争夺战日趋激烈,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学历层次较高的青年科技人员开始大量流向国外。面对来自国内迫切需求和国际争夺两个方面的巨大压力,当时我国科技人才队伍的状况显现出极度的不相适应,最突出的问题是人才断层、整体老化现象十分严重,尤其缺乏中青年学科带头人。针对这种情况,国务院采纳科学家的建议,适时设立了面向45岁以下优秀青年科学工作者的 "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负责实施和管理。

  十年过去了,国家累计投入经费11.7亿元,共资助1174名青年学者。通过基金委的成功运作,这项基金获得很大的成功,获资助者大多成为各自学科领域的学术骨干或带头人,成为凝聚新一代青年学者的核心力量。

  在调研中我们得到几份数据:一是 1997年至2003年,有23名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7人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近几年中国科学院内地新增选的院士中,50岁以下的全部为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的获得者。二是近四年来有15位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的成果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并呈逐年增长趋势。三是在已批准实施的160项国家重大基础研究规划项目("973"项目)中,有50个项目的58名首席科学家由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担任。还有一些人步入科教领域的领导岗位,正在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的实施,不仅稳定了大批青年科学工作者在国内开展研究工作,还吸引了一批海外留学人员回国施展宏图,目前获得这项基金资助的青年科学家中在国外取得博士学位的占32.8%。

  在调研中我听到中国科学院院士李灿讲的故事:1996年,他还在美国工作时得知自己获得当年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的资助后,提前回国到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从事研究工作,在催化材料、催化反应和催化的光谱表征等方面都取得了重要进展。2003年,他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2004年获得国际催化奖,并当选为国际催化理事会新一任副主席。

  与李灿的经历相似的还有中山大学许宁生教授。他主要致力于场发射及其应用的研究,是国际公认的开拓化学气相沉积金刚石等薄膜作为场致电子发射材料研究的先驱者之一,回国前曾与同事连续三年获得英国工贸委员会SMART科技基金的支持。1995年获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资助后,他婉言谢绝了国外合作者的一再挽留,毅然携妻带子回到祖国。1998年他在第四十五届国际场致发射大会上获"最杰出科学家"称号;2001年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2002年获中国青年科学家奖。谈起回国,他深情地说:"是科学基金把我拉回来的。"

  科学基金不仅注重优秀青年人才的培养,还在培养研究团队方面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近年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了近百个这样的创新研究群体,其中绝大多数学术带头人是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资助者。

  我在兰州见到了中科院兰州寒区旱区研究所姚檀栋研究员,他获得首届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资助后,带领"冰芯与寒区环境研究小组"在10年间取得了长足的发展,科研水平不断提高,队伍也迅速壮大。当初那个只有几个人的小组已经发展成为以姚檀栋为学术带头人,拥有22名青年学者在内的梯队式研究群体。这些来自地理、大气、遥感、地质、化学、计算机等诸多专业的优秀青年学者相互合作,取长补短,成为该研究领域的一支生力军。

没想到科学家对科学基金的评价这么高

  无论是在座谈会上,还是在对科学家进行个别访谈时,我都深深感受到科学基金在科学家心中的崇高地位。而奠定这种地位的基础,正是科学基金公开、公正、公平的评审机制和人性化的管理方式。

  在科学基金项目评审中,基金委坚持了 "依靠专家、发扬民主、择优支持、公正合理"的评审原则,形成严密和规范的评审程序。许多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对科学基金评审和资助的公正性倍加赞赏。中科院兰州近代物理所张玉虎研究员说,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评审真正做到了注重申请者研究工作的价值而非申请者的名气和地位。这种做法对于治疗学术浮躁应该是一剂良药。为确保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评审工作的水平和质量,基金委组建了由近200位专家组成的7个专业评审组。提交的每一份申请首先经过5位同行专家通讯评议。在此基础上择优选出提交专业评审组会议评审的名单。会评中,申请者到会答辩,会评专家在充分讨论的基础上以无记名投票方式产生建议资助人选。建议资助人选名单经基金委委务会议审议后进行一个月的异议期公示,广泛听取科学界的意见。最后,由评审委员会进行评定,并由基金委公布。这样严密的评审程序和相关的制度安排,以及组建高水平的评审专家系统,保证了评审和资助工作的公平、公开、公正。

  在调研中我逐渐意识到,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能得到科学界的普遍认同,产生广泛的影响,固然在于她公正的评审程序和所取得的巨大成绩,更在于她所建立的尊重科学研究规律和人才成长规律、以人为本的管理模式。

  在申请中,基金委坚持科学工作者自由申请,努力为申请者提供自由发挥的空间。提供申请人的是一份申请书大纲,而不是作出刚性规定的、表格式的申请书。申请者根据这份大纲自行撰写申请书,形式不拘一格,让申请者享有充分发挥的自由。对此,受资助的中青年学者均颇有感慨。中国空气动力研究中心总工程师邓小刚谈到: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这种宽松的申请模式,给予科学家充分的自由空间,却强化了我们的自律理念,使申请者的人格特征在制度安排中获得升华。

  在评审中,始终坚持德才兼备原则,把科学道德、科研业绩和创新潜力作为主要遴选标准,弘扬科学道德,重视学风建设。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的资助对象是人,而不是科研项目,因此尤其看重申请者所取得的成绩、治学态度、在学界的口碑,强调申请者的创新潜力。在考察科研业绩中,注重申请者研究工作的科学价值和对社会进步的实质性贡献,克服和摒弃片面追求论文数量、急于求成的不良倾向,保护和激发中青年学者的创新热情,引导他们大胆探索,勇于冲击世界科学前沿和国家社会经济发展的重大科学问题。这意味着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的管理模式从关注项目自身转向对申请者学术水准和综合素质的考量,更加符合以人为本的理念。清华大学薛澜教授在评价这项基金时认为,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的设立,体现了国家资助基础研究方式的一个重要转变,即从资助项目为主的单一模式到资助项目、资助人、资助基地的多元模式的转变。这种转变对于激励年轻学者从事有探索意义的基础研究有非常重要的作用。许多科学家都对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的管理模式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该项基金的管理较好地把握了程序严格与形式宽松的"尺度",体现了现代文明的特征。西北工业大学魏炳波教授将其概括为"以人为本的评审原则,国际化的评审标准,公开公平的竞争机制,自由自主的研究方案,面向世界的全球视野"。

  基础研究的另一个显著特点是"厚积薄发",这就决定了基础研究人才的成长必然更加需要充满人文关怀的环境和氛围。只有实现人的全面发展才能够实现创新成果的涌现。在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管理工作中,强调营造人性化的管理氛围,赋予获资助者以较大的选题灵活性;简化管理程序,减少管理环节,努力减轻获资助者的负担。新修订的《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管理办法》强调,以定期组织学术报告和学术交流研讨活动推动获资助者之间的思想碰撞,以对工作状态和创新前景的评价取代硬性的检查验收。首批获资助的四川大学校长谢和平院士对我谈到,根据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的管理规定,可以不必接受许多烦琐的检查和评估。这种"宽松"的背后,体现了一种高度的信任,也使科技工作者增强了责任感和使命感。

没想到科学家对科学基金的感情这么深

  调研中我发现,很多青年学者都曾受到科学基金的长期资助。用他们中许多人的话说:"没有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就没有我的今天。" 卢柯院士称自己是在科学基金的"浇灌"下成长起来的。南京大学高抒教授则形象地赞誉科学基金是自己"远航的动力"。清华大学郑泉水教授说:"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的设立,使得我有很好的条件进入新领域,长期专注于创新性强的研究。"中科院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崔鹏研究员说:"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和其他科技计划的支持,为我提供了较大的发展空间,使我下决心去做风险大、一时难出成果的学科和最基础、最前沿的工作。"在整个调研的过程中,最难忘的是许多青年学者饱含深情的话语:科学基金以人为本、鼓励探索、宽容失败的管理模式体现了"人文关怀",形成一种让科学家眷恋的科学基金文化,激励科学工作者在基础研究领域奋勇前行。

  在访谈中我感到,虽然科学基金具有很高的权威,但科学家们并没有觉得它高高在上,相反,却把科学基金事业当成了自己事业的一部分,基金委也成了他们某种意义上的"家"。每年一次的项目评审会就是参加评审工作的科学家们的"家庭聚会"。许多科学家表示,对于这个"聚会",工作再忙,他们都会抽空参加,因为这既是一种义务,也是一种荣誉。科学家们对科学基金的感情,不仅仅是一种获得资助后的感激之情,更多的是对发展我国科技事业的拳拳之情,一种对科学基金工作的认同感和以主人翁姿态积极参与的责任感。

  以上是我参加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10周年调研活动引发的一些感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的资助工作只是基金委20年工作的一个缩影。通过这次调研,使我对科学基金工作产生了深深的敬意。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成立20周年之际,我衷心祝愿她继续弘扬科学基金文化,光大优良工作传统,为把我国建设成创新型国家,谱写出新的壮丽篇章!

  赵亚辉 1975年12月生,《人民日报》记者。

上一条 下一条
 
机构职能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地理位置 | 部门电话 | 意见反馈 | 站点导航
版权所有:办公室
Copyright 2005 NSFC, All Right Reserved